中国企业新闻网移动版

主页 > 新闻 > 国内 >

信创产业发展不能演变成圈地运动

当前,信创市场已经成为风口。为了进入信创市场和斩获更多市场份额,一些厂商不是以产品和服务为卖点,而是以政商关系为突破口,在全国各地大肆搞圈地运动,向地方政府要政策和市场,搞单一来源采购。这种做法破坏了良性竞争机制,使劣币驱逐良币,不利于信创市场的长远发展和自主技术的成长。

C公司全国设立16家公司 KP产业基地遍地开花

自2015年设立湖南C公司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以来,C公司在安徽、河南、山西、新疆、浙江、黑龙江、山东、江苏、四川、重庆、湖北、天津、云南、陕西、江西注册成立了15家全资子公司。从注册资本上看,重庆、湖北、云南、山西、江西的五家子公司为5000万元。安徽、河南、山西、新疆、浙江、黑龙江、山东、江苏、四川、天津的子公司注册资本为1亿元。从投资上看,单个项目报道的投资额远景最多10亿元,公告披露的几个项目计划投资额为2.5-4.5亿元。从经营范围上看,主要为计算机软硬件和信息网络体系统的技术开发生产、销售及售后服务。天津C公司增加了网络设备制造和销售。山东C公司增加了系统集中、数据中心、网络工程、软件工程等。江苏C公司增加了大数据服务、网络通信设备制造。湖北C公司增加了网络设备制造、增值电信、计算机数据处理与分析、网络工程、智慧城市、企业信息化等服务。

与C公司在各省建立分公司类似,KP产业基地也在全国遍地开花。从2019年以来,KP与北京、天津、福州、厦门、成都、绵阳、重庆、上海、郑州、许昌、青岛、济南、合肥、西安、九江、南京、广州、深圳、东莞、南宁、太原、杭州、宁波、桐乡、武汉、长沙、醴陵、哈尔滨、沈阳、长春等城市签订协议,建立KP产业基地,主要业务是打造KP产业集群,推广KP架构政务云和行业云、实施KP架构大数据示范工程和智慧城市示范工程等。

企业圈地忙 项庄舞剑 意在沛公

从公司经营的角度看,C公司和KP在短时间内高频率的设立全资子公司和建设产业基地是不太符合商业逻辑的。因为这些子公司和产业基地大部分功能雷同,业务重叠,存在严重的重复建设问题,不符合商业公司经营管理的常规做法,完全就是40年前,全国各省引进上百条彩电生产线的翻版。

以全球最大的整机代工厂商富士康来说,富士康于1974年成立,1988年在深圳地区投资建厂,拥有100余万员工及全球顶尖客户群。C公司和KP在全国的布局已经可以和富士康媲美了,这在当下是不正常的。就整机制造而言,在华东、华北、华南、华中、西部地区交通发达的关键城市建立大工厂才是正常的模式,这样可以发挥规模优势,在管理上也更方便。C公司和KP在各省设立子公司和产业园,甚至在浙江这样经济发达的省份直接设立三个产业园(杭州、宁波、桐乡),显然不是基于商业和市场逻辑做出的决策。

从这些全资子公司和产业基地的主要业务来看,虽然包装了很多云里雾里的光环,但实际上最主要的就是PC和服务器的整机制造,顺带推销政务云。

有鉴于在商业市场X86平台的PC和服务器占据了统治地位,ARM CPU的PC和服务器基本不具备商业市场竞争力,因而这些子公司和产业基地的目标客户显然是信创市场的用户。这一点,从推出的“黄河”、“湘江”、“秦岭”、“井冈山”等品牌名称也能看出来,命名充满了地域和红色特征。

其实,个别企业搞圈地运动的目的很明确,就是为了向地方上要政策、要市场,进而在信创市场斩获更多市场份额。

圈地运动不利于信创产业良性发展

虽然个别公司可以通过圈地运动获得地方政策扶持,获得信创市场采购政策倾斜,但从长远来看,对于信创产业发展是不利的。

首先,圈地运动会造成重复建设,产能过剩。这些光鲜亮丽的产业基地,其实就是整机制造厂。所谓整机制造就是只是组装线,把各地采购的主板,硬盘,内存,机箱电源,在当地通过廉价劳动力组装起来,是整个产业链中技术含量最低的,起不到任何正面的提升产业价值的作用。

从已有新闻报道投产的C公司子公司来看,湖南、河南、山西、新疆、浙江、江苏、山东的生产基地产能在媒体报道中大多为30至100万台。就KP产业基地而言,许昌的黄河KP产业基地计划在2020年实现75万台PC机、36万台服务器的生产能力,2022年达到50万台服务器、100万台PC、50万台平板电脑的生产能力。陕西的产业基地为2020年年产60万台PC,成都的KP基地产能为年产30万台PC......

从媒体的公开报道来看,如果全国几十个ARM PC和服务器生产基地保持满负荷运转,PC的年产能将达到上千万台,这是非常恐怖的数字,联想在2019年的全球PC销量也就6000多万台。年产千万台PC将会导致严重产能过剩,毕竟,我国公务员人数为700万。有鉴于ARM PC和服务器在商业市场没有竞争力,只能供体制内客户专用。当党政国企单位全部替换之后,剩余的产能何去何从就是一个问题了。必须说明的是,一些城市当地市场一般区区几万台,建厂后未来难以为继,何去何从是一个大问题。

其次,圈地运动导致劣币驱逐良币。信创市场是一个高度受政府控制的市场,当企业通过圈地运动与地方政府形成共同利益之后,政商关系和共同利益会成为决定采购的核心因素,这使得那些脚踏实地做技术的产品无法获得应用的机会,老黄牛式的企业会非常吃亏。在圈地运动的影响下,个别企业不仅能够获得更多市场份额,还可以获得政府补贴,C公司温州基地2019年就获得温州市1.5亿补贴。老实人在市场竞争中先天处于劣势,进而导致劣币驱逐良币。

最后,圈地运动有一个巨大的风险,那就是个别大肆圈地的企业受外部因素制约。虽然个别公司标榜ARM自主可控,但ARM CPU其实是在洋人地基上建房子,经不住西方制裁。Arm中国区前总裁谭军博士表示,Arm中国引以为傲的自主可控优势是雾里看花、水中望月。日前,台积电董事长刘德音在二季度业绩说明会上表示,公司将在9月14日之后停止对某通信大厂的供货。如果在库存耗尽时台积电依然遵守美国法律,那么,KP与地方政府合作打造的生产基地就有休克的风险,成为第二个晋华,这会导致巨大的资源浪费和损失。

结语

简言之,全国ARM PC服务器产业基地遍地开花,很可能演变成套取政策红利的形象工程,全国各地的产业基地可能成为贵州某县400亿投资的翻版,最终结果是一堆烂尾工程和一地鸡毛。

信创市场是我国实现CPU和操作系统等基础软硬件自主化的关键,相关单位和企业应当坚守底线思维,以实现信息技术不受制于人,信息安全不受制于人为目标推进工作。不能被小团体利益所绑架,搞一些损害信创产业长远发展和技术自主化事情,这只会让亲者痛,仇者快。无助于解决当下的卡脖子问题,无助于信息产业的健康发展和自主技术的进步。

(责任编辑:ysj)